《信条》也有国配版,原来译制片可以这样打开

佚名影视资讯人气:0时间:2021-10-05 02:44:06

专稿  《信条》信息太密没看懂?二刷可以考虑国配版!不少观众在微博表示,二刷希望选择国语配音版本,由“没有看字幕的烦恼,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剧情和解谜上。”

《信条》国语配音版由长春电影译制厂译配,由王晓巍担任导演,赵鑫、孟令军、杨鸣分别为主人公、尼尔和凯瑟琳配音。

 

提起译制片,我们大多会追忆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黄金时代,张玉昆、童自荣、毕克、刘广宁、向隽殊等老一辈配音演员诠释了无数经典台词和角色,构成了一代人共同的时代回忆。

 

如今,随着年轻一代观影习惯的改变,译制片是否风光不再?如何让年轻观众真正感受电影配音艺术的魅力?

 

在第十五届中国长春电影节期间,我们也专程来到了长影译制片厂,在厂长王晓巍和著名配音演员胡连华的带领下,近距离感受电影译制工作的魅力。

从第一部到2666部

译制片的经典与传承

进入长春电影译制片厂展厅,墙上“2666”的闪亮数字格外醒目。

 

作为新中国电影译制事业的发源地,长影译制片厂自1949年至今,共译制了50个国家,共计2666部电影。

这其中,既有新中国第一部译制片《普通一兵》,也有《罗马假日》《弗兰西斯》《变相怪杰》《蝴蝶梦》等经典电影。

 

近年来,《信条》《荒野猎人》《海王》《马达加斯加》等好莱坞大片的译配工作也同样由长影译制厂“出品”。

著名配音演员胡连华1983年进入长影译制片厂工作,至今已为1100多部影片配音,包括《罗马假日》《变相怪杰》《教父》等经典作品,见证了译制片的黄金时代和发展传承。

聊起《普通一兵》等老译制片的幕后故事,胡连华印象最深的就是老一辈配音演员严谨认真,艰苦朴素的敬业精神。

 

由于当时采用的是易燃胶片,配音超过三遍就有可能失火,这也对演员提出了极高要求:必须要把台词“倒背如流”,差一个字、一个口型都不行。

 

演员们在正式配音开始前,要背词、写个人感想、进行角色分析,打磨几个月甚至半年时间,有些甚至拿着铺盖卷,直接住进了配音棚里。

《普通一兵》剧照

 

曾为《普通一兵》男主角配音的已故著名配音艺术家张玉昆也曾回忆道,“一遍又一遍地对着原片念着台词。可是怎么也对不准,大冬天儿的,急得汗流满面,越着急越对不上。经过反复揣摩,总算找到了点窍门。”

 

这群老一辈配音演员,大多没有专业基础,但无一例外都有着肯吃苦,肯钻研的精神,一步一个脚印地摸索出了配音的门道。

《普通一兵》工作人员合影

 

“这也是长影代代相传的革命传统。75年前,一群穿着土布军装的人,跋山涉水、餐风露宿,从陕北延安步行了4个多月到吉林长春汇合,建设长春电影制片厂。这种艰苦朴素的精神是长影厂一直在坚持和传承的。”胡连华说。

 

如今,很多进口片为了赶档期,留给译制工作的时间非常紧张,但长影一直延续着胶片时代优良传统,依旧会组织大家一起看片、分析角色、揣摩情感,在配音前做足功课。

长影译制厂厂长王晓巍说,译制片配音工作经常需要加班加点,但无论是年长的还是年轻的演员都没有怨言。

 

“他们在棚里一呆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是常见的事情,看起来他们的生活好像只是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对着一支话筒,但他们是把自己完全融入到影片当中,感受光影和声音的魅力。宏观上讲,这是事业,微观上讲,这就是职业。”

打破刻板印象

译制片如何突围?

一边是配音演员的敬业与坚守,另一边国配译制片市场不断缩水也是不争的事实。

 

以《信条》为例,北京仅有13家影院放映国语配音版本,大多地处郊区或并非热门商圈影院。这也是国配译制片的普遍境遇。

一方面,字幕组的繁荣让年轻一代早已养成了听原声、看字幕的观影习惯。不少年轻观众认为,原声版更加原汁原味。

近几年,以“我的老伙计”“你这该死的”“哦,我的上帝啊”为代表的一系列“译制腔”经常被编成段子成为网友吐槽的对象,也让不少观众对“译制片”形成了刻板印象。

 

对此,胡连华表示,在如今的译配工作中,第一条就是要与时俱进,去掉“配音腔”,“应该用一种更接地气式的语言表达方式,因为电影本身是文化商品,只有跟现在的观众同呼吸,共命运,才有生存的空间。”

另一方面,由于引进片定档仓促,留给译制配音的时间往往十分有限。时间紧,任务重成了这一行业的工作常态。

 

在为《爱宠大机密》配音时,陈佩斯就曾“抱怨”过“小白兔”只录了一天,缺乏足够的准备时间,上了岁数的他“配到后面气力跟不上”。

 

参与《东方快车谋杀案》配音的著名配音演员曹雷也曾在发布会上谈到,此次配音时间相对仓促,自己没有看过英文全片,只看过本角色的片段。

据王晓巍介绍,很多好莱坞大片留给译配工作的时间只有一周到15天不等,翻译完成后,配音导演还要“肯词”,一点点对口型,调整台词。真正留给配音演员的时间往往只有10几个小时。

 

“一开始大家不适应,觉得时间太短了不能精细打磨,但我们也在不断调整心态,适应这种时间观念。”王晓巍说。

此外,剧本和翻译水平也是影响译制片质量的重要因素。

 

曾翻译过《敦刻尔克》《银河护卫队》等好莱坞大片的贾秀琰曾引用著名翻译家傅雷的一句话:“翻译似临画”,认为“好的翻译应该像临摹画作一样,追求的不在形似,而是神似。”

 

然而,目前的电影翻译更多地停留在“形似”的层面,仅能尽量做到翻译准确,在语言色彩和艺术性上还稍显逊色。能与早年孙道临先生在《王子复仇记》中的经典配音片段相提并论的殿堂级翻译更是难觅踪影。

 

孙道临为《王子复仇记》配音

令人欣喜的是,近几年也涌现了不少优质的国配电影作品。在《功夫熊猫3》的创作中,梦工厂首次尝试为外语国家重制口型,量身打造配音版。

不仅专门建立了包含编剧、导演、创意顾问在内的中文配音团队,还耗时8个月精心打磨本土化剧本,调整口型,最终收到了良好的观众反馈。

 

去年上映的中美合拍动画《雪人奇缘》,在向世界展现中国风景,讲述中国故事的同时,也邀请到张子枫、陈飞宇、万茜、蔡明等组成全明星配音阵容,收获好评。

 

汉语普通话配音版本曾登陆美国4000家电影院,把原汁原味的“中国声音”传递到世界。

王晓巍表示,长影译制片厂未来的发展将会是“多条腿走路”,不仅是要做好院线电影的译配工作,还会继续保持与电影频道的合作,同时积极尝试电视剧、动漫甚至广播剧的配音工作,“我想把他们打造成一支能文能武,各种类型的作品都全能的队伍,这样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长影译制片厂厂长王晓巍

近年来,随着国漫的崛起、配音类节目的走红以及配音类软件的普及,不少配音演员也从幕后走到“台前”,在收获粉丝和掌声的同时,也为整个行业赢得了更多关注和尊重。

 

在电影市场高度发展的日本和欧洲每年仍然有大比例的配音译制片公映,优秀的配音演员和声优也有着优渥的收入和较高的社会地位,这都证明译制片作为一种“再创作”的艺术形式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不会随着时间而消亡。

 

以精雕细琢的创作态度打磨作品,让配音版发挥出中国语言的独特魅力,一定会让更多观众重拾对译制片的热爱。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留言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20 极速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