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破1.5亿!《盛夏未来》凭什么说自己是最佳

佚名影视资讯人气:1时间:2021-08-27 23:57:08

专稿《盛夏未来》上映至今,票房突破1.5亿。口碑方面,上映当天,各平台陆续开分——两家购票平台均上9分,豆瓣至今维持7.5分。不管是口碑,还是市场表现,《盛夏未来》绝对称得上是2021年青春华语片最佳。

《盛夏未来》是否值得这样的高赞,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进行验证。但对于导演陈正道本人而言,绝对是《秘密访客》之后,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事实上,《盛夏未来》在整个青春电影的范畴里,有着它的特殊性。

过往多数青春题材的电影,编剧和导演通常会把视角拉回到80年代,或者近创作者的青春时期,用他们自身的状态和经历去与故事共情,进而讲述一代年轻人的青春。

 

而这一次,故事完完全全讲述了一群Z世代的成长,主演张子枫和吴磊更是无比贴近角色的年龄,去用最真实的一面感受角色。

 

那么,《盛夏未来》背后是否能找到一些青春电影创作的新法则呢?

 

《盛夏未来》好在哪?

陈正道此前就在采访中告诉我们,悬疑电影是自己想不断尝试并超越的电影题材类型,而青春题材是他擅长的,所以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他一度拒绝了这系列作品的创作邀请,直到在《秘密访客》的拍摄中,遇到了张子枫,让他产生了为对方定制一部青春电影的冲动。

 

于是,《盛夏未来》应运而生。

片名延续了他另一部青春电影《盛夏光年》,似乎也呼应了电影同名主题曲中的歌词,“让‘盛夏’去贪玩/把残酷的‘未来’,狂放到‘光年’外”。

 

那是15年前的作品,如今从“光年”到“未来”,陈正道自己也从一位青年导演变成了中年导演。

自身心态的变化,加上合适的演员,也让他燃起重新拍摄青春电影的冲动。在他看来,如果《盛夏光年》的青春是当下的故事,“《盛夏未来》则更特别,它有一个时代跨度。”

 

对于陈正道而言,如今这个年纪再拍摄青春片,是希望尝试重新定义青春片,“青春片是能够成为理想中的自己,还有终于能够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长大,然后能够体验自己想要的生活和自己爱的人,或是可以找到爱你的人,我觉得青春期才真正的结束。”

 

除了这份对爱和青春的再定义,《盛夏未来》中,观众还能看到不少近生活的桥段。

用电音节和现实互动,诚然,音乐已经成为这个时代中一部分青春的呈现,青春不仅仅是在校园里,还把镜头放到校园外,企图用Z世代的生活,打破传统的青春电影的牢笼。

吴磊在采访中也坦言,所饰演的郑宇星在房间里和siri对话的戏码,让他最为触动,“挺符合现在的年代,社交媒体很方便,但缺失了和家人朋友之间的情感传递。”这些故事的设计,无不让这位99年末出生的演员,有更深层次的共鸣。

除此之外,观众也能在《盛夏未来》中,看到异于过往青春片的突破。

 

这种突破并非在于剧情的设定上,更多落在“人”本身。故事打破了过往学霸给学渣辅导功课,一起成长的传统故事设定。更多还是把笔触落在两人的青春成长上——高考是成长的一部分,但这段故事里,有校园生活,也有家庭生活。

 

在当代传统的中国家庭中,父母通常会把孩子高考当作尤为重要的关卡,甚至家中所有的一切都能为之让步。这种生活现状也成为了《盛夏未来》中的一面。

 

在张子枫饰演的陈辰成长中,父母关系的恶化,为了她高考而做出的隐瞒。电影里父母角色并不是被标签化和功能化,不像其他电影里对父母的描写,止于“孟母三迁”的精神。《盛夏未来》甚至放大了郝蕾饰演的母亲的感情生活,以此为突破口,展现了80后父母的一面。

 

就连郝蕾在解读角色时,也坦言,“陈辰妈妈很有意思,我觉得她才像一个女儿,就是不成熟的妈妈,但她又很想扮演好这个角色。”电影里,妈妈甚至能和女儿谈自己当初的感情故事,这一类的描写在过往的青春电影里几乎是空白的。

 

除此之外,电影中对老师的描写同样如此。

 

曲老师虽然戏份并不多,但是互动却显得格外生动,把当下校园中学生和老师,以及老师对待学生高考的状态,表现得较为真实。她不再是单一死板的教学工具,而是成为了学生的校园生活中的润滑剂。打破了过往青春电影中,老师只是发试卷或者在训斥学生的工具人设定。

 

如果说上一部青春电影中,有那么鲜明表现的老师形象,还属刘杰导演《青春派》中秦海璐饰演的班主任。

 

《盛夏未来》并不是完美的,比如父亲缺席,同学之间互动弱化等。但它借用“学生-家长-老师”三位一体,结合了当代社会中的社交平台,并用一定详略的成长表达,尽可能补齐了少年在成长中的多面生活。

青春片突围在哪?

在过去10年里,青春题材电影层出不穷,或许对于制片公司而言,只要永远有年轻人,那么青春故事永不缺受众。

 

故事从怀旧的70、80年代,到90后,再到如今00后慢慢变成舞台上的主角。这一切自然不会被记录时代故事的导演们错过。

 

年近60岁的张一白同样交出一部青春电影《燃野少年的天空》,“这部电影表现的是‘00后’的故事。我想传递的是新一代中国年轻人的那种有理想、有梦想,敢于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不计名利、不讲输赢去努力拼搏的精神,我觉得这就是新一代年轻人的精神。”

 

有过不少青春片拍摄工作的他而言,在这部电影里一反套路,以歌舞片的形式进行表达,在他看来这种方式更接近了00后的中二状态。从后期的口碑来看,这种对青春的表达,虽然把所有内容推到极致,强化了歌舞电影的形式感,但直接导致了观众在观感上脱离了现实,较难产生共情。

 

而在过去不少青春片中,《青春派》绝对是能让观众有所共鸣的作品之一。

 

刘杰就坦言,在创作前期非常明确的是,“我不能比照一个‘60后’人的高中记忆拍摄今天的高中生,那不仅是不真实的,而且容易走上说教的老路。”

 

在《青春派》中,不止是讲述单纯的高考,还有高考背后父母和孩子的代际关系。

 

更真实的,还有故事的另一条线索——早恋。刘杰说,对于现实中的中学生情感问题不能回避,“我们不能像鸵鸟一样视而不见,我想做些尝试,以更现代的方式进行正确的引导。”

 

其实从这几部电影来看,即便三位导演生活的年代和电影存在代际,但并不会影响创作。

 

就像刘杰说的,“如果你站在‘只有我的想法才是正确的’这个基础上去思考,那你一定会认为一代不如一代。如果你认为‘我吃过苦,我曾经怎么怎么着’,你肯定会去诟病新成长起来的一代,因为他们的成长环境是越来越宽裕的。但是积极一点,他们所生活的世界,他们的知识结构,他们的信息量,全都不一样了。”

 

诚然,我们也能在《盛夏未来》中,看到属于00后高中生活的另一面。短视频、网红、直播、电音,这些内容是贯串电影的元素,但它们并不游离,也不会因为学生生活而尴尬,因为这都是非常新鲜难得的当下气息。

 

这种“当下”是难得的。

 

在近几年中,能保持这种状态的青春电影,似乎《少年的你》是少有能做到的。有趣的是,导演亦是刚入不惑之年。

 

《少年的你》则以更现实的笔触入手,但它似乎是《盛夏未来》的反面。它用少年们的青春疼痛故事展示了他们的成长,是一场属于少年的战斗,这部电影把生活中的真实现象带入了故事。就像很多故事里描述的那样,学校里有好学生,也有后进生。而青春同样,有明媚的感动,也有阴影下的反叛。

 

就像很多青春片的评论下会看到的话,“我的青春才不是这样的”。

青春向来百态,但最为难得的,导演能抛开自恋,忽略自己和年代的超龄,依旧能精准把握时代。这种心态的创作,才有了让青春片变得真正好看的机会。

陈正道曾谈到,如果还有机会,自己的下一部青春电影将为同样合作了《秘密访客》的荣梓杉创作。不出意外的话,那个故事将瞄准的是10后一代。

或许,关于青春的故事永远不会停止,但我们还是等待下一部“真实的青春”。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留言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20 极速电影